标王 热搜: 土工格栅  土工布  工程  路桥  施工  沥青混凝土  路面施工  沥青路面  沥青  机械 
 
关于邀请加入《中国路桥网》常务理事单位、理事单位、会员单位的函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 » 工程技术 » 桥涵工程 » 正文

鄱阳湖特大桥工程对长江江豚的影响评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3-02  来源:《中国公路》  作者:邓庆伟 吴迪
核心提示:  长江江豚,是一种生活于我国长江中下游的独特淡水小型鲸类。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由于生存环境的改变和恶化,其种群数量呈快速
   长江江豚,是一种生活于我国长江中下游的独特淡水小型鲸类。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由于生存环境的改变和恶化,其种群数量呈快速下降趋势。江西鄱阳湖,是长江江豚最为重要的栖息地之一,其种群数量占到整个现存种群的1/5到1/4。都昌至九江高速公路鄱阳湖特大桥工程,位于鄱阳湖长江江豚省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范围内,其规划、设计、施工和运行,都会对江豚的栖息环境和活动造成破坏和影响。此次研究采取工程方案避绕、防范和补救措施,以减缓甚至消除不利影响。

  长江江豚在鄱阳湖的分布

  长江江豚是唯一一个相对独立的江豚淡水种群,也是鼠海豚科所有物种中唯一的淡水种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仅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与其相通的大型湖泊中,是中国水域三个江豚种群中最濒危的一个亚种。自19 9 6年以后,就一直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I U C N S S C)列为濒危物种,被《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列为最高保护等级的附录物种。19 9 8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兽类》也将其列为濒危级物种,学术研究和文化价值极高,保护地位十分重要。随着人类对长江的开发强度增大,在过去2 0年中,长江江豚自然种群数量迅速减少。1991年前的考察结果显示,当时的种群数量约为2 70 0头,其后的考察结果表明,其种群数量明显下降。2 0 0 6年,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采用截线抽样法对长江豚类考察的计算结果是,当时长江江豚的种群数量可能仅为18 0 0头左右,而分布于长江干流的江豚数量仅10 0 0头至120 0头左右。在15年左右的时间,长江干流的江豚数量就损失了2/3以上,年下降速率超过5%。

  观测结果

  鄱阳湖是长江江豚最为重要的栖息地之一,随着长江干流栖息环境的进一步恶化和长江江豚种群数量的快速下降,鄱阳湖成为长江江豚最后的“避难所”,因此鄱阳湖江豚的保护,对该物种的保护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往年考察,共记录到长江江豚237次,444头次;声学拖拽的监测次数略少于目视考察,但是考察结果基本一致。其中,老爷庙保护区范围内目视观测到长江江豚88次,189头次,龙口保护区范围内目视观测到长江江豚31次,50头次。数据显示,在这两个保护区内长江江豚的分布密度显著高于其他水域,约占整个湖区长江江豚种群数量的一半。

  江豚分布

  长江江豚在两个保护区内的分布密度较高,尤其是在老爷庙保护区水域内,长江江豚的分布密度最高。另外,赣江老爷庙至吴城镇江段也有长江江豚的分布,而鄱阳湖自星子县向下游水域,长江江豚的分布很少。这可能是由于该水域水面较窄,船舶航行的强度大,渔业资源匮乏,导致长江江豚集中向鄱阳湖上游分布。

  鄱阳湖特大桥工程概况

  都昌至九江高速公路,是江西省2020年高速公路网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鄱阳湖特大桥,是该项目的跨鄱阳湖段工程,路线全长约5378m,设计速度为10 0k m/h,设计荷载为公路Ⅰ级,设计洪水频率为特大桥1/30 0,桥梁断面采用分离式断面,单行桥宽布置0.5m(防撞栏)+11.6 5 m(行车道)+0.5 m(防撞栏),外侧与路基同宽,桥面横坡2%。主桥为预应力混凝土连续刚构方案;布孔时,主孔净空按单个单孔单向不小于75×10 m设计,考虑主墩承台尺寸及防撞结构需要,主跨13 0 m;主桥桥跨布置为(8 5+4×1 3 0+8 5)=69 0m,边主跨比0.653。主桥为连续刚构,主梁采用预应力混凝土箱梁,采用分离式单箱单室截面,梁高由支点处7.0 m抛物线变化至跨中3.0 m,混凝土箱梁采用悬臂浇筑的方法施工。

  鄱阳湖特大桥建设对江豚会产生多方面的影响,船舶螺旋桨直接伤害豚类,水面上施工船舶增多,甚至船舶聚集,螺旋桨伤害豚类的几率会增加。

  打桩噪声的影响。波波夫(Popov)等对桥梁施工打桩时,噪声声号对长江江豚的暂时性听觉阈值(T T S)以及恢复做了研究。在长江江豚经受一段噪声影响之后,对其听觉进行测试,结果显示,长江江豚在强度为14 0 d B r e1μPa的32k H z单频噪声环境中暴露3m i n,会导致其对45 k H z的声音产生T T S高达20d B r e1μP a,并且要18m i n才可恢复。距离打桩点59m处的打桩噪声,在较高频率(10 k H z至50 k H z)的声级接近于14 0d B r e1μP a,所以在距打桩点59m的范围内,打桩噪声很有可能会对江豚造成直接的T T S伤害。当然,长江江豚对这种伤害性的噪声也会有逃避行为,但是如果动物的逃避行为在某些限制的水域受到阻碍,这种伤害就会发生。该项目的桥梁施工采用钢围堰,力图降低打桩噪声。

  水质污染将直接或间接影响豚类健康。工程所在地水域,施工船舶和机械操作、停泊的船只、运输有毒有害物质车辆泄漏倾覆等,都可能造成不同程度的水质污染,甚至导致重大水污染事故,影响鱼类和豚类。

  桥墩物理障碍影响豚类迁移。工程建成后,桥墩等水下工程将永久影响豚类的正常迁移,最严重的情况是形成豚类分布阻隔带,影响豚类的分布和栖息。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对鄱阳湖湖口公路大桥和铁路桥之间的江豚迁移行为,进行了长年的观测,发现两座大桥对江豚的迁移具有明显的阻隔作用,因此鄱阳湖特大桥对老爷庙水域江豚的上下迁移所带来的影响是必然的,影响的程度决定于桥型设计,特别是桥墩设计以及后期营运期间车流量和车型速度。从江豚迁移的角度考虑,建议采用桥墩较少的桥型设计,但是同时兼顾到抗风力和景观效果,推荐采用三塔自锚式悬索桥型设计。

  大桥上下游水流流态及沙洲消长影响豚类栖息地环境。大桥建成后,桥墩对水流流态的影响,将会以桥墩附近沙洲的消长而显现,沙洲变化直接影响了豚类栖息地的数量和质量。

  保护措施

  施工和营运期间,特别是在江豚繁殖季节及冬季枯水位季节,安排船只在老爷庙水域附近观察豚类活动情况,强化船舶管理,与进出该水道的船舶保持联系,避免船舶聚集,减少单位面积水面上船舶数量。

  桥墩施工期间,应监测水中噪声强度,避免采用打桩施工方式,严禁爆破施工方式。建议咨询相关机构,研究开展气泡帷幕等方法,降低水下施工噪声,研究开展应用定置和移动声学设备对长江豚类进行声驱避(保护),使其离开危险的施工水域。通过提高桥面质量,在桥梁桥墩间加装减震设备,在桥墩表面覆装吸音材料等措施,降低水下噪声,或阻断桥面噪声向水下传播。设立江豚保护区的警示牌,在车辆进入保护区前,设立禁鸣和限速标志,提醒司机谨慎驾驶。

  在施工区附近岸边设置警示牌,警示进出该水道的船只减速(时速不超过10km);避免与相邻水域的其他工程项目(大桥、码头等建设)同期施工;运行期要在大桥连接线两端设置限速和警示标牌;桥面增设污水和污染物泄漏收集系统,严禁污染物排入湖中。枯水期还要严格设置部分桥洞为禁止航行期,为江豚的迁移留出通道。

  大桥工程施工和运行期间,应持续开展水环境监测和水生生物救护工作,同时开展针对豚类、鱼类,以及水环境等的监测和研究工作。

  大桥通车后,限制载有危险有毒物品的车辆通行。同时,进行充分的生态补偿,补偿资金主要用于宣传教育、渔政执法、监测考察、“江豚救护”、搁浅信息网络建设、保护区规划、人员及设备配备、江豚救护基金,以及豚类、鱼类、鸟类及环境监测等方面。项目建设方应协同保护区管理部门和相关科研机构,开展工程运行生态环境影响后评估,重点评估工程运行对豚类的影响。

(更多精彩,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路桥网官方微信:zgluqiao)
 
 
[ 论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论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津ICP备14003769号-1